更多聯系我們

義烏搬家公司,義烏搬家公司電話

六大承諾 放心選擇
1:信譽第一、服務周到 2:熱情主動、快速高效
3:客服財產、安全可靠 4:輕拿輕放、不急不躁
5:服務優質、認真負責 6:誠信合作、共同發展
喬喜搬家祝:喜遷新居喜洋洋,福星高照福滿堂。

義烏喬喜搬家公司 義烏搬家公司 義烏搬家公司電話133-6294-5348 > 搬家常識 >

不將就、不差錢…95后“謎之就業觀”謎在這兒

作者: 日期:2011-11-11 11:11:11 人氣: 時間:2020-06-24 19:08 來源:義烏市搬家公司喬喜搬家公司網絡整理 作者:義烏喬喜搬家

  

不將就、不差錢…95后“謎之就業觀”謎在這兒

  原標題:95后“謎之就業觀”謎在哪

  2017年,第一代95后們正式步入職場,他們“年輕、有想法卻又自我、任性”,成為不可忽視的職場新力量。

  但是,根據一份畢業季大數據報告顯示,越來越多的95后畢業生,不再在乎一份穩定的工作了。其中一些人帶著“不順從”、“不將就”、“不著急”、“不差錢”的態度,拒絕走畢業后就業的尋常道路,上班對他們來說,不再是必要選項。就業觀的變化,折射出怎樣的時代心態?“謎之就業觀”,究竟謎在哪?

  不順從

  4月的上海,氣溫驟升,位于五角場的創智天地里,正在進行一場有些隨意的面試,面試的地點從辦公室挪到了一樓的咖啡館。95后創業者張開面孔稚嫩,語氣卻老道。他問這位同齡的面試者,明天是否可以直接來上班。

  咖啡館樓上,“張開工作室”被各種文件、新媒體設備、運動器材塞得滿滿當當,墻上還貼著標語“新的開始”。就在幾天前,“張開工作室”成立7個月時,他宣布完成了第一輪融資,金額上百萬元,這對于剛剛畢業的他,是不小的成績,他在融資公開信里寫道:夢想這種東西,怎么說呢,你也該有。

  經歷了不到一年的創業,張開感受到了完全不一樣的成長。工作室的方向從留學指導的線下項目轉變為線上線下結合,包括留學網紅直播講留學干貨、與招生官面對面交流等項目。

  除了項目方向,作為一個創始人,還要對整個團隊負責。這些年輕人有自己的處事方式,如何把他們凝聚起來,是張開每天在思考的問題。

  2015年年底,百度貼吧聯合智聯招聘發布的《90、95后職場私密調查》顯示,近六成的人希望未來能夠獨自創業。該調查顯示,對于經濟基礎薄弱的95后來說,能夠接受的創業成本在1萬至5萬元間。95后的創業目光主要鎖定在海淘、O2O、自媒體等新興互聯網創業項目,也有越來越多的95后用學到的知識反哺家鄉,探索農業創業。另外,北京、深圳、廣州的畢業生對互聯網創業的關注指數最高;成都、蘭州的95后畢業生對教育培訓最感興趣;來自安徽、河南和東北三省的95后畢業生主要想了解農業養殖致富。

  于是,社會上也誕生了更多的相關機構。新東方的創始人俞敏洪成立了天使投資資金并指導年輕人創業,但他同時也給95后創業者們澆了一盆冷水,他坦言,這些創業項目里,95%都是沒有創新的。創業的人越來越多,創業失敗的比例會越來越高,因為這個世界需要的商業模式和成功比例是有一定限制的,特別是移動互聯網帶來的資源是集中的,會集中在更有才華、更有能力的人和項目上。

  去年6月,一站式創業服務平臺“創業貓”創始人孔慶勛在微信公眾號里發表了一篇文章,講述95后創業這件事,其中有一段是這樣的:

  “很遺憾,從我看到的現實來看,95后所有自稱的創業者中,90%以上的人都是不適合創業的。”

  他還提到了很受關注的幾位創業者:95后創業者王凱歆,公司從誕生到破滅,前后不到半年,最終以運營數據造假、燒錢過快,野蠻搬家暴力裁員而告終。

  “狂拽橫”的創業者余佳文,放言要拿出一個億的利潤分給員工,半年后公開“認慫”,至今沒確立自身的盈利模式。

  還有郭列、陳安妮等創業者,都曾在社交媒體上火爆一時,但隨之而來的還有各種版權質疑之聲。

  對于這些年輕的創業者們,這個世界有太多的輿論與探討,主要的看法無外乎幾種:年輕沖動、自吹自擂、不計后果,或是與年齡不符的圓滑世故等。有機構曾經單獨創立“95后創業者”基金,由于大部分項目進展不順,也引來一片噓聲。

  比起上一代人,部分95后不愿意順從家人的安排找一份穩定的工作,不愿意將就未來的就業方向,渴望靠自己的能力去創造屬于自己的天地。

  在張開看來,創業是一件單純快樂的事情,與這些共同努力的創業小伙伴們一起面對困難,往往是去公司里上班體會不到的經歷,“我們可能更加勇敢些吧”。

  不將就

  仔細檢查妝容、整理房間布景、再調好攝像頭和燈光……這并不是女明星的日常,而是95后李希莫每天都要做的事情。

  李希莫是一個粉絲眾多的網絡主播,也是一個標準網紅。在長輩眼中,每天坐在攝像頭前工作有點奇葩,但在同齡的95后眼里,卻習以為常。

  網紅是網絡紅人的簡稱,是指在現實或者網絡生活中因為某個事件或者某個行為而被網民關注從而走紅的人。

  根據一項“95后生活形態調研報告”顯示,作為最親互聯網的一代,95后有著不同于80后、90后的特征和生活方式。他們敢想敢做,不盲從、不將就,崇尚“我就是我”,而當網紅就是展現自己的一個好出口。

  95后非常敢于嘗試由互聯網所催生的各種新鮮職業,根據《QQ瀏覽器大數據:誰都無法代表95后》 顯示,54%的受訪者渴望當網紅,排在其后的是配音員、化妝師、Coser (專業角色扮演者)、游戲測評師等職業。

  李希莫畢業于上海一所藝術類高校,表演、唱歌都是她的強項。大三時,她偶然接觸到網絡直播行業,從那時起便開始直播“唱歌+講段子”,幾次下來,覺得既可施展才華,還能賺些生活費,畢業后,她沒有參加任何招聘會,堅定了做網紅的志向。

  采訪中,李希莫反復強調,當網絡主播并不容易:一切都要親自操辦,每天雖然只直播2小時,但需要1小時化妝、2小時布景、3小時設計直播內容、全天都在與粉絲互動,平均下來,一天至少工作12小時。

  盡管這樣,有時李希莫的直播效果也并不理想,因為直播實在太火爆了,成千上萬的人在直播,很快就淹沒其中,但李希莫覺得“不管多累,我還是喜歡這樣的工作,無法想象朝九晚五上班的我”。

  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擇業觀——70后追求穩定,喜歡捧“鐵飯碗”;80后奉行實用主義,看重職業發展; 而90后不在乎身份,更看重興趣。調查顯示,服務員、行政文員、公務員成為95后最不喜歡的三大職業,他們不太在乎崗位身份的“象征意義”,更多人愿意從事自己感興趣的職業。

  如今,做網絡主播基本可保證李希莫衣食無憂,直播平臺的薪資是從觀眾送的禮物里拿提成,業績好的時候,她一個月拿到手的錢能頂得上普通白領好幾個月的工資。

  但李希莫看得很清楚:“我并不安于當一輩子網紅,也不可能當一輩子。如果無法持續輸出優質內容,這樣的網紅很快就會消失。我做網紅的原因很簡單,就是為了讓更多的人看到我設計的衣服,我的理想還是想當一名服裝設計師。”

  畢業不工作,專職做網紅,難道這些95后的家長沒意見嗎?出乎記者意料,接受采訪的不少網紅都得到了父母的支持。

www.ag88环亚娱乐手机版 - ag环亚平台注册环亚娱乐亚洲最佳真人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