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聯系我們

義烏搬家公司,義烏搬家公司電話

六大承諾 放心選擇
1:信譽第一、服務周到 2:熱情主動、快速高效
3:客服財產、安全可靠 4:輕拿輕放、不急不躁
5:服務優質、認真負責 6:誠信合作、共同發展
喬喜搬家祝:喜遷新居喜洋洋,福星高照福滿堂。

義烏喬喜搬家公司 義烏搬家公司 義烏搬家公司電話133-6294-5348 > 搬家故事 >

兒子,為什么娶了媳婦忘了娘(圖)

作者: 日期:2011-11-11 11:11:11 人氣: 時間:2018-06-27 14:01 來源:義烏市搬家公司喬喜搬家公司網絡整理 作者:義烏搬廠

  

(原標題:兒子,為什么娶了媳婦忘了娘(圖))

信箱:wenxingongshe@sina.com

微博:新浪認證微博搜索“城市快報-聞心公社”

博客:

熱線13652025602

【有故事的人】 薛萍,女,58歲,退休

【本期主持】 肖明舒  【攝影】 皮歷

前  言 

去年年初,薛萍的兒子結婚了,不久前,孫子出生了,按說這個小家接二連三迎來的都是喜事,應該高興才是,但薛萍說,心里高興是有的,回想這一年的日子,也有很多煩悶的時候,原因就是她覺得兒子從結婚裝修、到給兒媳彩禮等問題上都是“胳膊肘往外拐”。為了給兒子結婚騰房,去年,薛萍兩口子和快90歲的婆婆擠在一個小單元里生活,生活中的諸多不便只有自己去承受。沒承想,兒子、兒媳不但沒領情,最近小兩口買了新房后,還把她和老伴原先的房子租了出去,然后一家三口去新房享受生活了。

故  事

老話說“娶了媳婦忘了娘”,薛萍說這句話她算是領教了。她還特別后悔把自己和老伴住了半輩子的房子過戶到兒子名下,兒子把那房子租出去那天,別說和他們老兩口商量了,連個招呼都沒打。

薛萍婆婆的房子在她和老伴原來那套房子樓上。因為兒媳不會做飯,她看到小兩口結婚后總是買著吃,覺得外面的飯又貴又不衛生,于是便每天給他們做點吃的。那天,她像往常一樣炒了菜給小兩口送過去,沒想到是一個陌生男人開了個門縫滿臉狐疑地打量她。薛萍起初以為兒子家遭了賊,一問才知道,這個男人竟是兒子找來的房客,剛搬進來住。薛萍又驚又氣,仔細回憶后,她認為兒子是前一天搬走的。那天兒子和兒媳把孩子放在她這里,說搬點東西去新房,并沒說是搬家,沒想到他們不僅搬走了,還把原來的房子租了出去。

之后的一個星期,薛萍一直給兒子打電話,兒子承認是他把房子租了出去,因為新房有商業貸款,他們要用租金還錢,至于為什么沒和父母商量,兒子沒做解釋,直到周末小兩口也沒露面。薛萍覺得這件事應該是兒媳的主意,“他現在什么都是一副媳婦說了算的樣子”,而且兒媳還沒進門時,彼此間的矛盾已經很突出了,問題都集中在錢和房子的歸屬上。

之前兒子談戀愛一直都不是很順利。薛萍的兒子是家中獨子,從兒子小時候開始,一家人對他呵護備至。兒子長大后,薛萍最大的希望是他早日成家,可是,他之前交往的幾個姑娘沒有一個安定下來的。那時,每次兒子帶女朋友回家,薛萍都挺激動的,熱情地給姑娘做飯,甚至有時代勞給姑娘洗衣服。對于這一切,她都不覺得辛苦,而是想到又有個人叫她媽,是一件特別幸福的事。可是,兒子晃到快30歲還沒定性。

當事人心述

直到兒子29歲那年,他把現在的兒媳領到家里來。兒媳是兒子的同事,第一次見面,這個姑娘給我的印象是人說不上漂亮,但還算清秀,還有就是給人一種強勢的感覺。記得她第一次來家里吃飯,我做了四菜一湯,可有兩個菜她一筷子也沒碰,我客氣地讓她吃時,她說:“阿姨,我不喜歡吃肉,這個芹菜葉也不吃。”我們老兩口為了這頓飯忙活了一下午,再不喜歡也不至于一口都不吃吧?第一次見面,我就有種被她給了個下馬威的感覺。送走她后,兒子還說她這樣挺好的,他喜歡的就是這種直白坦誠的個性。

總的說來,從兒子帶兒媳來我家那天起,我們就好像不太對脾氣。捫心自問,我覺得我們老兩口已經為兒子的婚事盡全力了。我和老伴早年下崗,手頭沒有富余錢。為了讓兒子結婚,我們打算把房子騰出來,我們老兩口和住在樓上的婆婆擠一擠,連著照顧婆婆。婆婆家還有一個沒結婚的快50歲的小姑子,我們搬上樓那天,小姑子那個不樂意啊,把自己關在屋子里一天沒出門。老伴曾提議不如我們老兩口出去租房住,我覺得租房不僅花錢而且離兒子遠,說到底還是放心不下我的兒子。

婚房裝修時,因為兒子工作忙,裝修的三個多月里他和兒媳就來過兩次,每次都是兒媳在挑毛病。最過分的一次,她說不喜歡房頂的灰線,就讓師傅把做好的房頂造型全都拆了下來,我那個氣啊,你們不喜歡自己盯著裝修啊。這些傷心的事我都咽到肚子里忍了,誰叫兒子喜歡她呢?

就這樣,我們的關系越來越緊張,但還得硬著頭皮商量婚禮的事。兒媳的要求總比我的預算高出一籌,那副“你家娶親當然得花這些錢”的樣子,看著就讓我心里冒火。更讓我生氣的是,兒子處處維護她,一副凡事媳婦說了算的架勢。我知道他愛媳婦,可作為生他養他的媽媽,我真有些接受不了。

好不容易結了婚,我心里的石頭總算落了地,可兒媳卻要求把房子過戶到兒子和她名下,兒子不答應,她就和兒子又鬧又打。有一次半夜十二點,兒子穿著褲衩背心上樓敲門,說他們打起來了,媳婦不讓他進屋,讓我給他求情去。

當時兒媳已經懷孕了,為了孫子健康平安,為了他倆少生氣、打架,我就狠狠心把房子過戶給了兒子。我想,我和老伴百年之后也帶不走房子,早晚都得留給兒子不是?

過戶之后,他倆的日子倒是消停了,不再打架了。我怕兒子平時上班忙,總在外面買飯吃瞎對付搞壞了身體,就每天都給他們做點吃的送過去。我去的時候只要兒媳在,她就一副不耐煩的樣子,好像這是她的“地盤”,別人不能進似的。

平靜的日子沒過幾天,去年年底兒媳又攛掇兒子買新房,新房的地點就在兒媳娘家附近。我不是反對他們買新房,只是有了孩子平時開銷挺大,他倆工資不高,還得還貸款,負擔實在太大。為此,我側面和兒媳說起過,可她裝作沒聽見,把我晾在一邊逗孩子去了。新房的首付兒媳的娘家出了一大部分,我們沒錢,只好找我婆婆借了一些貼補給他們。我本以為他們搬到新房后我和老伴能回到原來的老房子去住,不用再看小姑子的臉色,但萬萬沒想到,小兩口沒打招呼就搬走了,還把老房子租了出去,根本沒替我們老兩口想一想,他們這樣做真是讓我和老伴特別寒心!

后  話

如今,薛萍又傷心又郁悶。含辛茹苦養大的兒子事事“胳膊肘往外拐”,依著兒媳的意思說話辦事。雖說“娶了媳婦忘了娘”,但是兒子也忘得太快了吧!

(原標題:兒子,為什么娶了媳婦忘了娘(圖))

www.ag88环亚娱乐手机版 - ag环亚平台注册环亚娱乐亚洲最佳真人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