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聯系我們

義烏搬家公司,義烏搬家公司電話

六大承諾 放心選擇
1:信譽第一、服務周到 2:熱情主動、快速高效
3:客服財產、安全可靠 4:輕拿輕放、不急不躁
5:服務優質、認真負責 6:誠信合作、共同發展
喬喜搬家祝:喜遷新居喜洋洋,福星高照福滿堂。

義烏喬喜搬家公司 義烏搬家公司 義烏搬家公司電話133-6294-5348 > 搬家故事 >

家居企業搬家記

作者: 日期:2011-11-11 11:11:11 人氣: 時間:2018-06-27 14:10 來源:義烏市搬家公司喬喜搬家公司網絡整理 作者:義烏搬廠

  

(原標題:家居企業搬家記)

編者按  “打破一畝三分地。”三年前,習近平總書記在北京聽取京津冀協同發展工作匯報時的話言猶在耳,也為三地跨區域協同發展開啟新的大門。三年來,北京多領域借勢前行,環保、新能源車、冰雪等產業在變局中重生。城市功能重新排列組合,舊生意逝去,新商機溢出。本組系列報道講述了企業泛舟全新起錨的故事。在首都功能疏解的大潮中,大城格局由此一新,產業藍海浮出水面。

上千家企業搬家、近十萬從業者大遷移,是一種怎樣的景象?在疏解非首都核心功能的大政方針指導下,北京家居產業2016年正式拉開轉移序幕。從以前的搬不搬到往哪兒搬、如何搬、搬了之后怎么辦,家居企業的掌舵者拋開了疑慮,在這場產業轉移大潮中書寫著感人的篇章。在京津冀協同發展的大背景下,當一個個嶄新的工廠在各個產業基地拔地而起之時,讓家園變得更加美好、讓天空變得更加蔚藍的夢想和責任,正在變成北京家居行業的共識,逐漸呈現在人們面前。

企業搬遷催生產業園

“搬遷,如同在沙漠里建起一座城。”漢沽環渤海家居產業園牽頭人黃赤淳如此形容這場京城家居企業大轉移。“沙漠建城”,需要基地,于是一個個新興產業園應運而生,規模化、規范化的產業園,不僅將使北京家居企業得到升級,而且將為當地經濟帶來新的增長點。

早在2015年10月,北京就提升了治污標準,出臺了《北京新增產業的禁止和限制目錄(2015年版)》,其中家具制造業被列入“禁止新建和擴建”項目之中,京城家居企業搬遷便箭在弦上。順應這一潮流,京城周邊如雨后春筍般興起了十余個大大小小的家居產業園,包括目前已經運營得較為成熟的青縣、漢沽、蘆臺三大產業基地,成為家居品牌集中入駐的首選地。青縣沿海產業轉移示范基地首次亮相,便宣布土地規模達8500畝;漢沽的環渤海家居園首期可供建廠的土地達2000畝,后期4000畝。這么大的規模,京城家居企業要建立新家并非難事。

歡迎北京家居企業前往產業園安新家,一個重要的原因是企業的入駐將為當地財政帶去可觀的稅收。在蘆臺經濟開發區,意風家具投資11億元,占地370畝;愛依瑞斯投資10.24億元,占地400畝。意風家具項目建成后,預計年產10萬套高端板式家具,實現年產值19億元,利稅9000萬元,安排就業1200人。

“青縣產業園要實現的不僅僅是北京家居企業一次簡單的搬家,而是希望打造一個能夠解決家具核心問題的泛家居產業園,以形成生產、生活、物流等方面的協調配套。”青縣沿海產業轉移示范基地牽頭人李博的規劃,正是這些正鏖戰招商的新興家居產業園的共同愿望。“產業城將在產業對接、生產技術上與德國接軌,全面實施智能化工廠的建設,并同步構建養老地產、有機農場、生態旅游等副線區域。”愛依瑞斯總裁隋有彬向北京商報記者如此介紹蘆臺產業園的未來規劃。

資本和產業猶如血液,自京城這個心臟泵向數百里外的津冀地區普通城市,帶動著這些地區迅速走向繁榮。

員工挪位形成“自造血”

工廠搬出京城,與企業一同生存與發展的員工怎么辦?隨著工廠搬遷,員工大挪位也正式展開。據北京家居行業協會會長何法澗估計,北京家居產業20多萬產業工人中,此次工廠大搬遷將涉及近10萬人的去留。這些人自京城轉移至津冀新興產業園,除了實現自己的人生價值,也為當地帶去消費能力,形成“自造血”。

讓工人心甘情愿地隨工廠搬家,并非容易事。將工廠搬遷至河北正定的蒂尼·倍斯特總經理甄建輝,便曾遭遇過工人挪位難題。2016年夏天,滿載著首批工人的大巴從京城開到河北正定新址,停車后,車上的工人卻沒有一人愿意下車,“有人問,能不能開回北京”?

遠低于北京的生活條件,是工人們不愿隨遷的重要原因。蒂尼·倍斯特位于河北正定的新工廠,既不是商業繁華、交通便利的城區,也不是配套成型、設施齊全的產業園,在這個日后將被打造為“木都產業園”的村落里,蒂尼·倍斯特是首屈一指的龍頭企業,也是早期的拓荒者。甄建輝心一橫,當即下令施工方把在建的辦公大樓部分改成員工宿舍,并在附近加蓋一棟二層樓的員工居住區,一律配齊24小時熱水、WiFi、暖氣和空調,另外加蓋了平價食堂和高端餐廳。到2016年10月,蒂尼·倍斯特工廠近200名員工中,僅流失20余人,工人隨遷率近90%。

作為勞動密集產業,家居企業需要大量熟練技工。不過,大量產業工人的搬遷也給企業提出了福利難題:餐飲、住房、教育、交通,乃至休閑娛樂,如何讓員工搬遷后生活條件不僅限于生存,還需企業主動買單。

將工廠搬到江蘇邳州的福滿門董事長王瑞津為降低員工流失率施出了兩招頗具參考價值:一是為員工解決購房問題,二是把孩子教育問題解決好。“北京房子得4萬元/平方米,邳州那邊只需要2000元/平方米,對管理層人員,我們會交50%的首付幫助他們在邳州安家,子女入學也會按照當地居民標準。”

“留住員工的方法很多,但萬變不離其宗,都是讓員工有家的感覺。”已牽頭打造環渤海家居產業園一年的黃赤淳,認為降低員工流失率的策略核心在于為搬遷工人融入當地生活環境創造條件,并圍繞產業園建立一個配套的生活區。“比如建設工人宿舍,以往北京的住宿標準是每個人3-4平方米,新工廠要保證每個人有15平方米的住宿空間。”在黃赤淳的規劃中,除了建立產業配套外,漢沽環渤海產業園還在園區內設置專門區域建立生活區,每2000畝建設用地配置100畝的住宅與商業用地。

餐飲、住房、教育、交通,乃至休閑娛樂,人員回流地方,帶來的不僅是產業的快速發展,還有消費能力的躍升,這些重新建立起來的“沙漠之城”,需要更多的商業配套滋養。

新工廠為環保“補課”

落后的環保配套,曾是將九成家居企業隔絕于京城之外的關鍵門檻,在距離京城千里之外的新遷入地,不少知名家居企業趁搬遷之機,正努力補上環保一課。

搬至天津永清產業園的龍鼎天著新工廠使用的是一攬子環保除塵系統,單是用于除塵的裝置就凈投資60多萬元。在數千公里外的江蘇邳州,王瑞津也將200萬元左右作為福滿門新工廠購入環保設施的預算。相比之下,北京僅3000元的布袋式分散除塵器帶來的環保效果近乎裸奔。

裝備環保設施,并非個體企業的行為,家居產業園的牽頭者們也在打著環保設備的算盤。“我們擬定建設一個集約設備平臺來形成企業集群,由園區協調統一建設集塵設備、污水處理設備、水性漆密封噴涂工區,從而實現環保設備共享與產業集體升級。”李博告訴北京商報記者,他計劃通過環保設備共享,來降低整個園區的環保設備使用成本。

www.ag88环亚娱乐手机版 - ag环亚平台注册环亚娱乐亚洲最佳真人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