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聯系我們

義烏搬家公司,義烏搬家公司電話

六大承諾 放心選擇
1:信譽第一、服務周到 2:熱情主動、快速高效
3:客服財產、安全可靠 4:輕拿輕放、不急不躁
5:服務優質、認真負責 6:誠信合作、共同發展
喬喜搬家祝:喜遷新居喜洋洋,福星高照福滿堂。

義烏喬喜搬家公司 義烏搬家公司 義烏搬家公司電話133-6294-5348 > 搬家故事 >

懸崖村第一書記談搬遷后:造民宿修纜車,年輕人再回村就業

作者: 日期:2011-11-11 11:11:11 人氣: 時間:2020-06-23 21:16 來源:義烏市搬家公司喬喜搬家公司網絡整理 作者:義烏市搬家公司

  

“懸崖上的村莊”四川省涼山州昭覺縣阿土勒爾村部分村民搬家下山,入住縣城郊區的“易地扶貧搬遷集中安置點”。
“這次搬遷的主要是貧困戶,總共涉及到84戶。”5月13日,阿土勒爾村第一書記帕查有格告訴澎湃新聞,搬遷從5月12日開始,14日結束。
“大家都比較激動,所以一大早起得很早,開始收拾東西。”談及搬遷后的規劃,帕查有格介紹,“懸崖村”及古里大峽谷將開啟新一輪旅游開發,將會打造民宿、修建纜車用以接待游客,搬遷并非“走了就不回來了”,很多青壯年仍會在村里就業,參與開發。
當天,懸崖村村民某色伍哈告訴澎湃新聞,自己心情特別好、很感動,搬到縣城周邊小區后,孩子上學會更加方便。
此次懸崖村貧困戶搬入新建的安置樓房,村民只需要自籌部分資金,“人均3000元,戶均1萬元”,即每戶居民最多自籌一萬元,就可以住進新家。
“我最小的女兒七歲,講普通話很標準、很好。大兒子讀書的時候,這邊村上面都沒有學校。”某色伍哈說,未來打算在村里開一個農家樂,招待游客。
昭覺縣地處大涼山的腹地,是四川省最后7個將要脫貧摘帽的貧困縣之一。據該縣黨委宣傳部相關人士介紹,今年“五一”勞動節之前,全縣最大的一處易地扶貧搬遷工程進行了抽簽分房,涉及四個安置點,4057套安全住房,其中安置了貧困戶3914戶超1.8萬人,其中包括“懸崖村”80多戶群眾,這也是四川省最大的易地扶貧搬遷工程。

懸崖村第一書記談搬遷后:造民宿修纜車,年輕人再回村就業

5月13日,部分“懸崖村”貧困戶搬家下山,前往縣城周邊的安置點。  本文圖片均為阿克鳩射 提供
以下為澎湃新聞與“懸崖村”第一書記帕查有格的對話:
“村民迫切想要看看新家”
澎湃新聞:這次搬遷村民占全村多少比例,搬遷進展如何?
帕查有格:村里有164戶居民,此次搬遷主要涉及84戶貧困戶。5月12日,“懸崖村”26戶居住在山腳下的貧困戶搬了,今天(5月13日)是居住在懸崖上的特土組和勒爾組31戶貧困戶搬遷,明天還有27戶搬遷。
澎湃新聞:這次搬遷什么時候開始“動員”的,村民最初反應怎樣?
帕查有格:村里有164戶居民,此次搬遷主要涉及84戶貧困戶。2016年就開始征求村民意見,但當時大部分貧困戶還是不愿意離開。情況是慢慢得以改變的,特別是聽說在縣城周邊地區(城郊)安置后,愿意搬遷的也就越來越多。
澎湃新聞:村民為什么不大愿意搬遷,后來具體是哪些原因促使大家改變了觀念?
帕查有格:大家世世代代生活在這里,有一些故土情節;這里光熱條件還可以,適宜居住,糧食產量也還好,就不愿意離開。比如,縣城海拔高一些,會更冷,而在懸崖村,溫度比較合適。
(愿意搬遷的)最主要的原因,我覺得是跟外界的聯通越來越多了以后,大家也愿意(往外走)。搬遷安置點設在縣城周邊,那有更好的公共服務設施,包括教育、醫療這些得到了保障。之前村里不少條件較好的村民在縣城周邊租住房子,帶子女讀書,教育這一塊兒對大家的觸動應該是最大的。搬到新家后,小孩子的教育可以得到更好保障。
另外,“懸崖村”要搞旅游開發,我們也不是說是走了就不能回來了,因為很多青壯年到時候會在村里就業,參與旅游開發的具體事宜,比如接待游客。告別并不意味著永別,這個地方還是大家的家園。
澎湃新聞:聽說你身體有些不舒服,但仍然堅持去了村里,見證大家搬家。在現場,有沒有讓你印象特別深刻的事情?
帕查有格:我只是膝蓋有些問題,(不嚴重),我肯定要在的,來指揮這個事情。我覺得大家今天都比較激動,一大早就起來收拾東西了。考慮到下山的人比較多,且車輛調配因素,我們原本計劃安排村民分批下山的。但大家都一起上了“鋼梯”,走得很快,感覺就是迫切想要進入新家去看一下。想看看新房子是怎樣的,這種感覺特別強烈。

懸崖村第一書記談搬遷后:造民宿修纜車,年輕人再回村就業

工作人員為村民分發家具
澎湃新聞:新家是怎樣的呢?
帕查有格:都是樓房,政府為村民配備了沙發、電視、床等家具,大家只需要帶些干凈衣服和被褥就能入住。社區里還有活動中心、幼兒園、醫院等,以及籃球場等娛樂設施。

懸崖村第一書記談搬遷后:造民宿修纜車,年輕人再回村就業

安置點內修建的籃球場
“懸崖村”將打造民宿、纜車接待游客
澎湃新聞:村民們搬到新家后,未來生活是怎么規劃的?會不會擔心村民不適應城里的生活?
帕查有格:大家可能兩邊(懸崖村老家和縣城新家)都會兼顧。短期內生活、環境等各方面的轉換,肯定還有一個適應的過程。異地扶貧搬遷有個過渡期,其間搬遷村民可能兩頭都跑。“懸崖村”的旅游發展起來了,游客比較多,另外也不能把家里的牲畜、莊稼這些也放棄了。今天是搬遷,但不是說“走了就不回來了”,因為大家還有很多產業在這里。
澎湃新聞:“懸崖村”的旅游開發進展如何?
帕查有格:正在穩步推進。每年都有大量游客來這里,義烏搬家收費標準,包括特別是周末以及節假日,游客特別多,整個懸崖村的鋼梯上到處都能看見人,山腳下的停車位有時會供不應求。只是今年受疫情影響,可能沒有這么多人。
接下來會利用村民的土坯房打造一些民宿,搞旅游接待,還會建設纜車、索道。纜車需要到山頂修建,路太窄,現在正在施工修路。另外還在修建水廠。基礎建設要先跟上,然后(游客)才能進來。 而在開發資金方面,其中有政府整合的資金,也有社會捐贈的資金。
澎湃新聞:回望“懸崖村”這幾年的變化,你有什么想說的嗎?
帕查有格:(懸崖村的發展)很不容易。我在2015年開始擔任阿土勒爾村(即“懸崖村”)第一書記。2016年,媒體報道了村子的故事,再到如今貧困戶搬遷,我剛好見證了這個過程,是見證者,也是參與者。
村子一步一步、一點一滴地在變化。現在跟幾年前相比,村民的思想意識、認識等各方面進步特別明顯。比如我剛到這兒的時候,很多村民不會講普通話,而現在很多村民都講普通話,講得還挺好的,跟游客也可以交流。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www.ag88环亚娱乐手机版 - ag环亚平台注册环亚娱乐亚洲最佳真人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