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聯系我們

義烏搬家公司,義烏搬家公司電話

六大承諾 放心選擇
1:信譽第一、服務周到 2:熱情主動、快速高效
3:客服財產、安全可靠 4:輕拿輕放、不急不躁
5:服務優質、認真負責 6:誠信合作、共同發展
喬喜搬家祝:喜遷新居喜洋洋,福星高照福滿堂。

義烏喬喜搬家公司 義烏搬家公司 義烏搬家公司電話133-6294-5348 > 搬家故事 >

藝術作品都應該是心理創傷的表現

作者: 日期:2011-11-11 11:11:11 人氣: 時間:2020-06-24 19:33 來源:義烏市搬家公司喬喜搬家公司網絡整理 作者:義烏喬喜搬家公司

  

藝術作品都應該是心理創傷的表現

森山大道
森山大道在國內的揚名,很大程度上是由于讀者的誤讀。一直以來,我們對森山大道的理解,總是囿于“粗糙、晃動、高反差”這幾個關鍵詞。但事實上,森山大道自一開始并沒有刻意追求“粗糙、晃動、高反差”的效果,而且從20世紀七十年代中后期開始,他就已經開始摸索新的創作方式,逐漸擺脫這些標簽化的攝影風格。
那么,我們應該如何跳出既定的刻板印象,真正理解森山大道的攝影思考、攝影觀念及其創作手法等?在影藝堂舉辦的公益講座中,攝影研究學者林葉從“何為作為生活方式的攝影”“記錄與表現的關系”“森山大道的攝影觀”等核心角度講述了自己的看法。
基于此次講座的重要性(激情昂揚的敘述、翔實的資料、全面的考察與思辨的視角可填補國內對森山大道的認知空缺),我們將錄音整理成文稿,分為4次推送。本次推送第一講《藝術作品都應該是心理創傷的表現》。
點擊圖片,回顧講座
彩色的隱喻
森山大道的街頭攝影 ①
文 | 林葉
大家好,我是林葉,非常感謝大家今天抽空聽我絮叨森山大道的數碼彩色作品。關于森山大道的作品,我認為最好是放在具體的歷史語境或時代背景中理解。這一點,之前在影藝堂的課程(點擊標題回顧課程)中,我已經講得非常詳細,這里就不再炒冷飯了。
今天,我主要想講講自己對森山大道的數碼彩色作品的理解和看法。首先,我必須承認,森山大道是對我影響最大的一位攝影家。十多年前(差不多是2007年前后),不論是他的作品還是他的攝影思想(包括他的攝影行為),我都非常癡迷,有過一個腦殘粉的階段。我大量地看他的攝影集、展覽以及相關資料,而且我也開始用小相機模仿他的拍攝手法。
在這個模仿學習的過程中,我也不斷地反省、思考自己到底在做什么。我認為,我還是能夠從這樣的行為之中(特別是拍攝行為之中),感受到他在各種場合中談論的關于攝影的思考以及他與攝影的關系。在我看來,他對攝影的思考,從某種意義上講也是一種哲學式的思考。而這種貼近式地學習,義烏空調打孔,能夠讓我深刻體會他的那些觀點。
當然,后來也有過一段時期(差不多是2010年前后),我也經歷了一段對森山大道的逆反期,或許是因為獲得的信息太多了,我開始以某種批判的立場考察他的創作。
純粹從觀看的角度來講,那個階段出現了一種審美上的反感,讓我有意識地尋找他創作中的問題,力求擺脫他的影響。2012年底,我回國之后,在一定程度上又與森山大道有所割裂,可以重新保持一定的距離思考他的作品,這時,我對他有了更理性地理解。所以,在今天的講座里,我會更多地談一些我對他二次回歸之后的理解與思考。

藝術作品都應該是心理創傷的表現

森山大道

藝術作品都應該是心理創傷的表現

森山大道
當然,現在我已經不是他的腦殘粉,更多的是將他當作一個現象來思考。今天要講的主要內容與他的數碼彩色攝影作品有關,我們可以先看看他的彩色作品,然后再看他的數碼彩色作品。我還準備了一段視頻,這個視頻是2016年森山大道在法國卡地亞藝術基金會(Fondation Cartier)舉辦個展“Daido Tokyo”時的訪談現場。在國內,我們很少有機會能夠在現場觀看森山大道的展覽,所以,我們可以通過這個視頻感受一下他的展覽現場。
在我看來,森山大道的攝影書(包括他的攝影思想類書籍)在國內都還是很少的,盡管他已經算是國內介紹最多的日本攝影家之一,但說實話,還是遠遠不夠。而且,我也聽到了國內一些不同的聲音。在我看來,我們仍處于對森山大道完全不了解的狀況之中,但僅僅通過既定的或者說一種刻板印象式的觀看,我們早就已經把森山大道的作品談論到某種逆反的程度。
很多時候,我往往會看到這樣一種情況,比如,有篇文章非常簡單地介紹日本20世紀六七十年代一系列攝影家的作品,基本上每個人的作品也就放一兩張照片。嚴格來講,這樣的文章和作品是僅僅只是簡單的介紹,并不能讓人真正理解其中的作品。但我總會看到有人評論,除了森山大道的作品,其他人都很好。對于這樣的評價,我真懷疑他到底了解到什么程度。這種觀看顯然是與森山大道本身的創作,以及他的作品所帶給我們的啟示與認知存在很大程度上的背離。所以,我認為現在作這樣的評價還為時尚早,至少我們需要有一個足夠豐富的環境和背景,讓大家深入了解之后再來說到底我們對他認識到了什么程度。

藝術作品都應該是心理創傷的表現

森山大道

藝術作品都應該是心理創傷的表現

森山大道
現在,我們看到的是森山大道在上個世紀七十年代,也就是《挑釁》雜志停刊之后、《攝影啊,再見》(也翻譯成《告別攝影》)出版之前這個時期拍的一些彩色照片。因為這一部分的內容其實在網絡上不大容易找到,目前只能收集到一些,但大體上我們也能理解或感受到一些基本調性。比如,照片顏色上是帶有一定的褪色效果,或者說是脫色的效果。其實,據說當時是出于生計的考慮,他接了一些彩色攝影的工作,在《花花公子》雜志上連載。當時的連載是與筱山紀信交替進行的,也就是說,他們一人一個星期,這個星期是森山大道,下個星期是筱山紀信,拍的是彩色裸照之類的作品。事實上,在這個過程中,森山大道一直在反省,心里一直在想,“這個不對,怎么能夠是這個樣子,這是不是我想要的?”等等,這樣的聲音越來越大,最終用他自己的話說,大概就是這樣的反思把他推向了某種極端,其結果可能就導致他后來出版了那本《攝影啊,再見》。
森山大道曾經提過他在出版《攝影啊,再見》這本書時的一個想法,“要用攝影的方式把攝影帶到攝影的邊界,然后進行瓦解”,去瓦解它。所以,《攝影啊,再見》這本攝影集其實是在這樣一種心境下產生的。
森山大道,《攝影啊,再見》
我們可以回到當時的語境里去看森山大道的彩色作品。也就是說,當時作品的調性就是帶有某種粉色的或褪色的,甚至帶有點紫色的感覺,他并不喜歡用這種方式創作。從某個角度來講,這些照片所具有的這種影調或者色調,都具有一定的修辭性。如果說從語言學的角度來講這種修辭性,它其實更像一種形容詞。20世紀70年代,中平卓馬在發表的《為什么,是植物圖鑒》這篇文章中就非常明確地提出,他拒絕形容詞,也就是說,他要尋找一種沒有形容詞的語言。所謂的形容詞,其實就是我們人對現實世界的一種綁架、一種粉飾。這是一種刻板的、固定的、既定的、意識形態式的審美對攝影的一種綁架。這些彩色照片之所以會讓森山大道很不舒服,原因可能也就在于此。所以,在我看來,當時森山大道和中平卓馬二人,其實是在不同方向上,用自己的方式去瓦解這種陳腐的、老舊的審美意識和攝影意識形態。
如果我們看森山大道現在的數碼彩色作品,就會發現他的這些作品基本上已經完全沒有這種所謂的色調、影調。據我了解,他的數碼照片是沒有后期的,數碼相機拍完之后就直接原片輸出。(當然,我沒有考證過這個事情,只是聽一位在日本研究攝影的美國學者說的。)

藝術作品都應該是心理創傷的表現

中平卓馬

www.ag88环亚娱乐手机版 - ag环亚平台注册环亚娱乐亚洲最佳真人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