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聯系我們

義烏搬家公司,義烏搬家公司電話

六大承諾 放心選擇
1:信譽第一、服務周到 2:熱情主動、快速高效
3:客服財產、安全可靠 4:輕拿輕放、不急不躁
5:服務優質、認真負責 6:誠信合作、共同發展
喬喜搬家祝:喜遷新居喜洋洋,福星高照福滿堂。

義烏喬喜搬家公司 義烏搬家公司 義烏搬家公司電話133-6294-5348 > 搬家新聞 >

老人因在廣州無法享受免票待遇起訴公交公司

作者: 日期:2011-11-11 11:11:11 人氣: 時間:2015-12-11 08:49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采集俠

  

dkga100801_b

dkga100801_b

  游木春手持公交車票。9月3日,他坐了一輛BRT公交車,司機說要買票,他交了2元,要回一張車票,并以此狀告廣州市第二巴士公司。

  這次打官司耗時一年多,老婆和兒子一開始是反對的,說我們都是農民,有碗飯吃就行了,讓我不要瞎折騰,還一度不給我做飯。后來他們才慢慢理解了一些。身邊的大部分人也勸我算了,但有識之士都支持我,說像我這樣的人不多。    ——— 游木春

  在來廣州打工之前,游木春曾在福建漳州老家、江西等地做過8年左右的伐木工人。他于上世紀90年代初輾轉來到廣州,至今已在天河黃村一帶居住了超過23年,兒女也都在廣州落腳。

  游木春今年66歲,他每周會花3天時間去和社區老人打乒乓球娛樂,剩下時間會蹬著一輛經過簡單改裝的自行車,靠幫人送送面包、餅等食品賺取一點生活費。

  他 說他喜歡廣州這座城市,不愿再回到鄉下老家,“在那里沒什么發展”。然而將廣州當做第二故鄉的游木春,卻屢遭“外地人”的身份尷尬,自認“還只能算半個廣 州人”。2014年9月,游木春因為一次乘坐公交車被收取了2元車費,無法按照國家法律規定享受與廣州本地老人的同等優待,一氣之下選擇了在晚年獨自走上 法庭,與廣州市第二巴士公司對簿公堂,要討個說法。

  樓頂種菜

  住在大城市,“還想吃點親手種的菜”

  今年11月18日下午,游木春狀告廣州市第二巴士公司的案子在廣州中院二審進行了庭詢。

  11月23日上午,再次與記者見面時,游木春剛在天河區東圃廣場和老年同伴們打完乒乓球。他騎著一輛老式自行車,車后座橫綁著兩塊木板。他拍了拍木板上的灰塵,說這就是他平時吃飯的家伙什,“靠它來送送面包、餅搞點運輸,賺點生活費”。

  游木春佝僂著背騎車穿梭在黃村西路嘈雜的人群車輛中,時而緊急剎車避讓,動作嫻熟。眼前這個靠送貨為生的外地老頭,很難讓人將他同那個在法庭上慷慨陳詞,“嫻熟”地引用多部法律為自己辯護,將被告方說得無言以對的老伯對號入座。

  在城中村的窄巷中七拐八拐,游木春最后在天河區黃村菜市場隔壁的一棟老樓前停下。他把自行車鎖進單車棚,手腳利索地徑直上了8樓樓頂。“你來看看,這是我家的菜園。”游木春指著樓頂一處上百平方米,用磚頭、泡沫箱子堆砌而成的園子自豪地介紹起來。

  園子里種了不下20種農作物,綠意盎然,與不遠處城中村整齊連片的光禿禿屋頂相比,煞是惹眼。游木春說,自己是農民出身,來廣州前在福建漳州老家、江西等地當過8年的伐木工人,農活都很熟。他花了七八年時間,螞蟻搬家似的才把菜園折騰成眼前這個樣子。

  “雖然生活在大城市,還是希望能夠吃點自己親手種的菜,比一天到晚在市場買好,”受游木春的影響,隔壁樓的住戶也在相鄰的樓頂折騰了一個規模較小的菜園。

  進城往事

  曾為避查暫住證,將家人藏進閣樓

  位于黃村菜市場隔壁這棟老樓8樓只有約70平方米的居所,已是游木春在廣州買的“第二套房”。屬于黃村一帶的小產權房,多年前他花了七八萬元將其買下。

  “有很多外地人說進城難,房價高,我說是他們不懂得變通,”游木春半躺在一張老式木椅里,脫去涼拖,將卷起褲管的雙腳搭在一個小木凳上。在他正對面的客廳壁柜中,一個50多英寸的電視中正播放著新聞節目。與屋內其他相對陳舊的裝飾相比,這臺電視機稍顯“奢華”。

  游 木春說自己天天看報看電視,關注新聞,關心城市發展,一天都不會落下。他長期以來一直關注廣州的房產政策,包括小產權房合法化等問題。“許多專家教授都支 持啊,我也支持,這給多少外地人落腳提供了便利啊,”游木春說許多大學生畢業進城,花很多錢去買商品房,成為房奴,“我很輕松就解決了住房問題”。

  游木春在廣州的“第一套房”離現在的住所只有幾公里遠,也在天河區黃村,是1996年時他憑積攢下來的7萬元現金買的一棟2層宅基地瓦房。后來村里當地人掀起過一陣改建翻新風潮,游木春也跟著將瓦房翻新重建,但卻很快被城管找上門。

  “說我是外地人,不讓重建,”游木春據理力爭,說周邊的房子重建后地勢都墊高了,他的宅基地房成了地勢低洼處,一下雨就被水浸,快成危房了,“到時候出了問題,誰負責?”游木春說如果不讓重建,他就要去法院起訴街道辦和城管,最終重建獲得了官方的默許。

  兩層的宅基地瓦房翻新后,重建成了6層的樓梯房,游木春將其全部用于出租,現在每個月還能收到4000元左右的租金。游木春說自己對廣州有著特殊的好感,他在天河區東圃黃村一帶一住就是23年,很少離開。

  游木春的幾個兒女也在廣州打工謀生,孫子孫女們也都分別上小學、初中了。“一家三代都來了廣州,但我們都還只算得上是‘外地人’。”游木春說這23年來,他經歷了太多的事情,外地人的身份會讓他時不時遇到些尷尬。

  2003年時,廣州還實行暫住證政策。沒有暫住證的外地人,被查到可能面臨罰款,甚至收容遣送。

  “那 時候我們一家8口人,只有4個人辦了暫住證。”他拿出一張當年的繳費收據稱,那時外地人每人每月要交30元“戶口管理費”。游木春決定家中只辦4個人的暫 住證,“但日子過得提心吊膽,每次有人上門查暫住證,就將4個沒證的人往舊瓦房2樓閣樓里藏。”閣樓里平時堆放雜物,滿是灰塵。談起那段經歷,游木春感慨 良多。好在后來收容遣送辦法廢止了,也不需要交什么戶口管理費了。

  游木春說自己很少回福建老家,20多年里只回老家過過一次春節。 游木春在福建老家還有山、有地,還種了3000株松樹,600株楊梅……“將來農村的地能自由流轉了,我打算把老家的東西都賣掉,不要那些牽絆。”他說, 現在一家十多口人都在廣州謀生,但孫子孫女們到了讀初中的年紀,卻因為沒有廣州戶口,不得不被送回福建老家去上學,因為擔心他們將來無法參加高考。

  “這就是反向的留守兒童,”說到此處,游木春略顯激動。

  老來打官司

  “大部分人都勸我別去折騰”

  因外地人身份在廣州遭遇的尷尬,讓過了花甲之年的游木春感受越來越強烈。

  滿60歲那年,為了想和廣州本地老人一樣在乘坐公交車時享受“嘀”一聲后的優惠,游木春曾去天河區黃村街申請過廣州市老年人優待證,但因沒有廣州本地戶口被拒。

www.ag88环亚娱乐手机版 - ag环亚平台注册环亚娱乐亚洲最佳真人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