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聯系我們

義烏搬家公司,義烏搬家公司電話

六大承諾 放心選擇
1:信譽第一、服務周到 2:熱情主動、快速高效
3:客服財產、安全可靠 4:輕拿輕放、不急不躁
5:服務優質、認真負責 6:誠信合作、共同發展
喬喜搬家祝:喜遷新居喜洋洋,福星高照福滿堂。

義烏喬喜搬家公司 義烏搬家公司 義烏搬家公司電話133-6294-5348 > 搬家新聞 >

重慶民警遇強拆:母親被4壯漢架出屋,村支書稱是幫“搬家”

作者: 日期:2011-11-11 11:11:11 人氣: 時間:2020-06-23 14:10 來源:義烏市搬家公司喬喜搬家公司網絡整理 作者:義烏喬喜搬家公司

  

       最近兩個月以來,45歲的民警董繼偉心里很痛苦。他覺得,身為警察,本該保護好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可現在,他卻連自己母親的安全和財產都保護不了。
       2014年9月6日早晨,大病初愈的董母劉忠芳老人(68歲)被4名壯漢強行抬出屋外,眼睜睜看著自己住了40多年的老屋,短短幾分鐘就被強拆成一片廢墟。
       “母親遭遇暴力拆遷后,我多次與相關部門交涉無果,上交給村里的38.28萬元財產損失清單也不見任何消息。”2個多月來,董繼偉多次向澎湃新聞()求助。
       劉忠芳所在的重慶市大渡口區跳蹬鎮石盤村村長鮮宏海向澎湃新聞承認,9月6日,他確實參與了強拆劉忠芳的住房,當時參與人員近30人。

       

重慶民警遇強拆:母親被4壯漢架出屋,村支書稱是幫“搬家”

醫院里,回憶起被4壯漢強抬出屋的情景,劉忠芳老人痛哭。
       
4壯漢抬老人出屋強拆住房 
       9月6日上午9時許,重慶市大渡口區跳磴鎮石盤村六社,還在睡夢中的劉忠芳被“咚、咚”的敲門聲驚醒。前一天剛從醫院出院的她還有些暈暈乎乎。“誰呀?”老人一邊問著,一邊去開門。
       劉忠芳告訴澎湃新聞,當房門打開,頓時驚呆了。屋外院壩里,至少有近30人,全是男子,看起來氣勢洶洶。她一眼認出,站在前面帶隊的是石盤村村長鮮宏海,一同前來的,還有村支書李波,其他人均不認識。 老人從未見過這種場景,心想事情不對勁,于是轉身將門關上。還未等老人回過神來,門外有人大喊:“撞門噻”。隨即,木門被撞開,6名壯年男子沖了進來。
       劉忠芳回憶,她見狀大喊 “你們要干啥?!”但闖進屋來的壯漢們二話不說,其中4名男子一擁而上,分別擒住她的手和腳,強行將其抬到屋外院壩里的一棵樹下;她繼續反抗,四人再次將其抬至稍遠點一臨時搭建的棚子里,并招呼其他人看住。隨后,義烏搬家費用,4男子返回房里。劉忠芳這才發現,房子旁邊早已停了兩臺挖掘機。原來,這幫人是來強拆她房子的。
       見此情景,老人想到屋子里還有自己辛苦積攢藏起來的4萬元錢,便哭著哀求讓其進屋把錢先拿出來,但沒人理會她。劉忠芳告訴澎湃新聞,強行將其抬出屋外的4名男子,30歲左右,全是壯漢。在此過程中,有人還朝她背部打了兩拳,鞋子也被弄掉了。
       伴隨挖掘機轟鳴聲響,劉忠芳眼睜睜看著自己的住房被強拆,很快,整個屋子變成了一片廢墟。好端端的房子一下子沒了,老人大哭。混亂中,她記得有人告訴她:“抬你出來都不錯了,算是救你一命。”
       20分鐘后,包括鮮宏海在內的現場人員丟下劉忠芳后全部撤離。見拆房者離去,劉忠芳趕緊報警,同時給兒子打電話。很快,民警前來,老人被帶至附近的石盤村村委會辦公室。隨后,老人二兒子董繼波趕來。
       澎湃新聞在劉忠芳居住地看見,土木結構房屋已被拆成一片廢墟,衣服、床等掩埋其中。目擊者鮮開華稱,當時看見有4名男子分別抬住劉忠芳手腳,強行將其抬出屋子。幾分鐘時間,挖掘機就將房子強拆了。在澎湃新聞實地采訪中,多名村民證實這一情況。
       劉忠芳二兒子董繼波出示給澎湃新聞的一份統計資料顯示,遭遇此次暴力拆遷,母親家損失嚴重,除拿出了一部手機外,全部家當和糧食都被掩埋在了廢墟里,被拆住房154平方米,包括其母藏在家里的4萬元在內,共損失38.28萬元。
       石盤村村委會主任鮮宏海向澎湃新聞證實了董繼偉所稱的上述拆遷政策說法。他說,9月6日,他確實參與了強拆劉忠芳住房,當時參與人員有村、鎮及拆遷公司和公證處人員,近30人。不過,當澎湃新聞問及是哪家拆遷公司時,他稱“記不清了。”
       石盤村村支書李波稱,為協助鎮政府盡快完成濱江路工程建設,村里只好幫助劉忠芳“搬家”(即暴力拆遷)。對于拆遷中造成的財產損失,已著手統計,待鎮里相關部門確認。

        不過董繼偉稱,母親房子遭強拆后,他按照村里要求將共計損失38.28萬元的統計清單交給了李波,李答應讓鎮里解決賠償事宜,可至今沒有任何消息。        
       董繼波對澎湃新聞稱,自父親去世后,他一直陪伴母親居住。8月28日,母親患胃出血入住重慶鋼鐵醫院治療,9月5日下午剛回到家中休養。6日一早,他安頓好母親之后,便如往常一樣上班去了,沒想到,一兩個小時之后,自己的家已經不復存在。
       董稱,其母在此遭遇中胃出血復發,腰部疼痛。6日下午,經當地警方協調,村支書李波答應將劉忠芳送至第三軍醫大學大坪醫院,同時墊付了4000元醫藥費。當晚,老人被轉入重癥監護室。

重慶民警遇強拆:母親被4壯漢架出屋,村支書稱是幫“搬家”

重慶大渡口區跳蹬鎮石盤村,屬于劉忠芳老人的住房已被強拆成一片廢墟。
拆遷未談妥遭遇強拆
       劉家緣何遭遇暴力拆遷?
       劉忠芳大兒子董繼偉介紹,這一切源起征地拆遷。早在2012年,大渡口區政府決定修建濱江路三期工程,劉忠芳所在的跳蹬鎮石盤村被列入拆遷征地范圍。
       董繼偉稱,該村當時的拆遷政策是,凡戶主或具有房屋繼承權的居民均被列入拆遷補償范疇,即每人補償30平方米,并享受每平方減免500元即500元/㎡的優惠購房。依照此規定,劉忠芳的3個兒子均有繼承權,即可享受拆遷補貼政策。
       劉忠芳有三個兒子,大兒子董繼偉當警察,二兒子董繼波頂替父親在當地一家工廠上班,小兒子自謀職業。
       2013年4月15日,劉忠芳和三個兒子被村里通知前往簽訂房屋安置協議時,卻被告之其大兒子董繼偉無權享受補償政策,原因是,他戶口已被遷出了石盤村。同時,二兒子董繼波與大渡口區征地辦簽訂的房屋補償面積也縮了水,由先前告知的每人30平方米變成了15平方米,優惠購買價格也由500元/㎡變成了1000元/㎡。
       因此,劉忠芳拒絕拆遷。其間,她多次向村、鎮相關部門要求執行之前宣布的拆遷政策,未果。誰也沒想到,9月6日上午,老人獨自在家時,竟遭遇了強拆。劉忠芳說,強拆前,她未得到任何通知。
       11月14日,跳蹬鎮征地辦公室一張姓工作人員告訴澎湃新聞,針對拆遷,大渡口區政府統一制定了《征地補償安置實施辦法》,轄區相關征地部門原則上依照這一《辦法》實施拆遷補償。
       對于劉忠芳二兒子董繼波拆遷補償“縮水”事宜,他解釋,征地辦公室后來在復核材料時,發現董繼波為輪換工(頂替父親工作),根據《重慶市大渡口區人民政府關于修訂大渡口區征地補償安置實施辦法的通知》規定,“住房安置對象的成年子女,因輪換(頂替)等原因,并轉為城鎮戶口,經審核他處無住房,且長期居住在征地范圍內,可以申請一個自然間的住房(含成年子女的配偶及子女),按建安造價購買,與原戶主合并安置”。
       上述工作人員稱,因此,征地辦按上述標準對董繼波重新進行了安置,即每人15平方米,優惠購買價格1000元/㎡;此前的《房屋拆遷安置協議書》中每人30平方米標準不符合征地政策,無效;至于劉忠芳房屋遭遇強拆一事,他稱“不清楚,會將這一情況報告給上級相關部門。”
       對這一解釋,董繼波并不認同,他稱,所在村子里有多名跟他相同情況的輪換工,但簽訂的《房屋拆遷安置協議書》卻是按每人30平方米安置房屋的。“既然是統一標準,就應該一視同仁,為何卻對我有差別?!”董繼波對此很疑惑。
       澎湃新聞查閱《重慶市大渡口區征地補償安置實施辦法》,其條款中明確規定:住房安置采取貨幣安置住房和統建優惠購房兩種方式。被拆遷的安置戶,在選擇住房安置方式時,只能以戶為單位選擇其中一種方式,被征地拆遷農轉非人員住房安置的人均建筑面積標準為30平方米。安置房建筑安裝造價即為1000元/㎡。
       在《重慶市大渡口區人民政府關于修訂大渡口區征地補償安置實施辦法的通知》中,同樣有“輪換工無住房,且長期居住在征地范圍內,可享受住房安置”等內容。該條例中,除未對該安置房面積大小具體規定外,其他內容與跳蹬鎮征地辦張姓工作人員說法一致。
       2012年4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就出臺了司法解釋,為規范辦理房屋征收補償非訴行政執行案件,要求政府強拆前須向人民法院申請,防止暴力拆遷。重慶煒林律師事務所律師熊柏林稱,根據該司法解釋,劉忠芳因安置、補償等原因拒絕拆遷,應由當地政府向人民法院申請,由人民法院組織拆遷,而不是由其所在的村等相關部門強拆。
       “劉忠芳遭遇的屬典型的暴力拆遷行為。”熊柏林稱。
       劉忠芳對澎湃新聞稱,自9月24日從醫院出來后,居無定所,村子里有一居民外出務工,住房空閑著,于是,她被村里安排臨時居住在這里;每天,她都會前往被強拆的老屋所在地瞧瞧,這已經成了她的習慣。“何時能得到賠償,還是個未知數。”劉忠芳一談及自己的遭遇,就會流淚。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www.ag88环亚娱乐手机版 - ag环亚平台注册环亚娱乐亚洲最佳真人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