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聯系我們

義烏搬家公司,義烏搬家公司電話

六大承諾 放心選擇
1:信譽第一、服務周到 2:熱情主動、快速高效
3:客服財產、安全可靠 4:輕拿輕放、不急不躁
5:服務優質、認真負責 6:誠信合作、共同發展
喬喜搬家祝:喜遷新居喜洋洋,福星高照福滿堂。

義烏喬喜搬家公司 義烏搬家公司 義烏搬家公司電話133-6294-5348 > 搬家新聞 >

易地搬遷后,“汪顯平們”何以安居

作者: 日期:2011-11-11 11:11:11 人氣: 時間:2020-06-26 19:41 來源:義烏市搬家公司喬喜搬家公司網絡整理 作者:義烏喬喜搬家

  

“搬得出的問題基本解決后,后續扶持最關鍵的是就業。樂業才能安居。”

——習近平在錦屏社區考察時說

                                                                      平利縣老縣鎮全景  王建平 攝.

1.jpg

4月21日,汪顯平在錦屏社區三室兩廳的樓房里迎來了習近平總書記。

“搬到社區后,一家人住進三室兩廳的樓房,夫妻兩人就近務工,還能照顧老人,過上了過去做夢都想不到的日子。”同習近平總書記圍坐一起拉家常時,汪顯平說。

過去幾年間,僅汪顯平所在的萬福山村就有200多戶村民和他一樣實現了安居樂業“夢”。

搬離自己的家鄉,是汪顯平想都不敢想的事。所以,當這一天到來的時候,他明顯比平常興奮。

2016年年底的一天,天剛亮,汪顯平一家五口,卷起鋪蓋,走過一道溝,來到村里的“制高點”——老小學門前的一塊空地上。

從這里向北望去,是他們住了幾輩子的土坯房,汪顯平不想再多看一眼,父母則頻頻回頭,忍不住抽泣。

房子掛在萬福山上,據說很早以前,在山頂可以看見舊時的興安府衙(今安康市),因此得名“望府山”,后來人們希望得到更多的福氣,便取了諧音萬福山村。

可半輩子過去了,汪顯平感受到的只有貧窮。直到脫貧攻堅戰打響時,這里的貧困發生率依然高達50.7%,成為老縣鎮兩個深度貧困村之一。

“山上不長樹,河里不出沙。人硬石頭爬,種啥不長啥。”在自然條件惡劣的萬福山村,易地扶貧搬遷成為這里脫貧的重要舉措。

除此之外,平利縣老縣鎮在山上興產業,山下建社區,社區辦工廠,讓貧困戶搬得出、穩得住。

在這之后,萬福山的福氣真的到來了。

村民最不愿意聽到的話是“誰家的房子又走了”

眼前盡是無盡的山脈,一條15公里長的公路依山而建,蜿蜒起伏。坐在車里,總感覺會被顛的東倒西歪。

這里是秦巴山脈的一部分,山體松散,地質災害常發。在汪顯平的記憶里,村里每年都會有房子倒塌,一到汛期,大伙兒都提心吊膽,最不愿意聽到的就是“誰家的房子又走了。”

直到2010年“7·18”洪災后,政府就動員當地人移居,陸續有86戶遷出萬福山。脫貧攻堅戰役打響后,又有132戶貧困戶實現搬遷

2.jpg

4月20日至23日,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在陜西考察。這是4月21日,習近平在安康市平利縣老縣鎮錦屏社區,同搬遷戶汪顯平一家圍坐在一起拉家常。新華社記者 謝環馳 攝

車子漸行漸遠,汪顯平顯得有點不安,“說實話,帶著全家到一個陌生的地方生活,我還是有點擔憂。”

很小的時候,他就成為家里的主要勞動力。為了生存,去過山西、河北的煤礦挖礦,因為體質單薄,汪顯平不算好勞力,別人一天掙40元,他掙30元。

安全是家人唯一在乎的事,那時候,每隔十天半個月,汪顯平就會打電話到鎮上的公用電話亭,讓下山買東西的村民給家里捎個信兒。然后妻子、或是父母,步行30里路回個電話。

雖然比待在家里強,但挖礦實在是一個高危的營生,下礦不到3年,汪顯平又回到村里,成了一個月掙30元錢的民辦教師。

他能當上老師,得益于高中學歷,但提到這個,汪顯平滿是遺憾。

初中畢業時,因為成績優秀,被推薦參加了中專考試,但因志愿沒填好,結局還不如成績更低的同學。上了高中,義烏搬家費用,原本擅長理科,可經不住別人的忽悠,陰差陽錯選了文科。喪失信心的汪顯平,幾乎放棄學業,混到高中畢業。

因此,當得知兒子在鎮里讀初一時考了全校第一,汪顯平下定決心,他一定要給兒子提供更好的學習環境。

十年老師生涯結束,汪顯平下山,在安康市租了房子,專門供孩子讀書,夫妻兩人開始了在工地上當苦力的生活。

“這是我做的最對的一次選擇。”汪顯平記得,兒子拿到大學錄取通知書那天,全家人高興壞了,連不識字的母親也拿著瞧了半天。

也正是那兩年,異地搬遷的政策確定。房子倒是不貴,一平米1000多元,可要是滿足5口人的生活,至少得100平米,這就是10幾萬元,還不算裝修費。思來想去,不能影響孩子念書,汪顯平陷入焦慮。

但他沒想到,后來的補助政策如此“給力”,最終只交了1萬元,就住進了120平米的樓房。村里老房子交給集體發展民宿,剩下的幾畝地流轉后,一年也能有些收入。

半個小時過后,車子便開進了錦屏社區,這里聚集著11個村的1346戶村民。他們告別了原來那個屋里黑乎乎,一股霉味,地上坑坑洼洼的老房子。

她也想著出去打工貼補家用,但父母始終不敢放她走

雖然張運第和老公陳健都在萬福山村出生長大,但在結婚之前就見過一次面。他們分別住在不同的村民小組,中間隔著3公里山路。

搬家的那段時間,是張運第一家最高興的日子,在外打工的老公專門回來。新小區的一馬平川,也讓3個孩子異常興奮。

在這之前,張運第和老公“分別”過了一段壓抑又艱苦的日子。

“我們小時候不是放牛就是打豬草,啥苦都受過。”張運第說,稍微長大一點,她也想著出去打工貼補家用,但父母膽子小,始終不敢放自己走。唯一的一次,就是在家附近的商店待了一年,80元錢一個月的工資,年底時給家里買了一袋面,其余的全部交給父親。

                                           平利縣老縣鎮錦屏社區航拍 李世鋒 攝

3.jpg

村里的女孩子大都結婚早,張運第也是如此。但她想通了一件事,就是不能讓自己的兒女,重復自己過去的生活。

為此,小女兒上了幼兒園后,她就帶著他們外出讀書。更多的條件張運第力不從心,能做到的只是不讓孩子干農活,以免影響學業。

2013年,張運第33歲,本來覺得有奔頭的日子,被母親突如其來的腦瘤打擊了信心,“不做手術只剩半年時間,做了能延長一年半。”

抱著希望,四處借了五六萬元錢,想著再拼一下。但一年半后,病情還是復發,張運第領著母親來到西安。“再次開顱,即使好了也可能是植物人,手術費還得十幾萬。”

這一次,母親放棄了。

在那之后,自己的煎熬、痛苦都比不上父親的孤獨。

而一直在外打工的老公陳健,幾乎跑遍了大半個中國。但他不管走到哪里,都有一個顧慮,不敢找長期的工作。

但凡家里有事,父母身體不好了,或是到了收麥子的季節,陳健必須回家。事情忙完了,換個城市重找工作。

奔波的日子里,陳健年紀輕輕就患上了腰椎間盤突出,躺在床上一個多月才能勉強下地干活。疼了十年,奮斗了十年,直到2018年,張運第堅決不讓老公外出了,“你出啥問題了,我們幾個怎么辦。”

雖然搬下來住房條件好了,但兩人的收入仍是問題。夫妻倆商量著不能在孩子面前露出憂慮,同時不斷找人打聽掙錢的事。

好在2018年后半年,兩人的工作都有了眉目。陳健在社區的幫助下,進入鎮上一家涂料廠工作,一個月收入3000元。

為了能讓搬遷的群眾有活干,錦屏社區引進的第三家社區工廠——毛絨玩具加工廠已經開張。張運第第一時間報了名,既照顧了兩個孩子念書,每月還能拿到2000元左右的工資,她感到十分滿足。

如今,她還聽說,社區的搬遷戶已經有200多人在樓下4家社區工廠找到工作,將來還能容納更多的人。

1000畝柿子園讓萬福山成了名副其實的“柿外桃園”

“一天一回該(街),不黑不回來。”

萬福山村黨支部書記、村主任夏軍記得,從萬福山走到老縣鎮的30多里路,帶給自己最痛苦的記憶就是擔化肥。

在沒有交通工具的年代,家里種地用的化肥,需要村民天不亮就出發,去鎮上排隊裝進籠里,然后一邊照著手電筒,一邊靠著石崖,經過兩尺寬的土路擔回家。

www.ag88环亚娱乐手机版 - ag环亚平台注册环亚娱乐亚洲最佳真人游戏平台